“网红”竟是这样炼成的

北京晨报 2016-06-23 09:08:0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直播平台已成资本斗兽场 深度 每天为你 讲述一个 财经故事 当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出之后,各路“网红”更是如过江之鲫,上演着“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连台好戏,直播平台间的“血战”早已一触即发。当商业大佬和一线明星纷纷拿起麦克风,走进直播间,那些刚刚受到关注的“网红”们是否有一种“梦碎”的感觉?当直播的

直播平台已成资本斗兽场

深度

每天为你

讲述一个

财经故事

当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出之后,各路“网红”更是如过江之鲫,上演着“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连台好戏,直播平台间的“血战”早已一触即发。当商业大佬和一线明星纷纷拿起麦克风,走进直播间,那些刚刚受到关注的“网红”们是否有一种“梦碎”的感觉?当直播的竞争演变成“网红”和“资本”的较量,既没有背景又没有推手助力的 丝“网红”们又如何突围,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

“网红”惊现“霸道总裁”

“雷军杨元庆卖手机,党委书记卖樱桃”

iiMedia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达2亿人,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人,已有16家直播平台获得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投资。这样的画面,足以让人联想起去年O2O大战和前两年团购火爆时的“百团大战”场面。

直播之火一夜间燃爆中国互联网,嗅觉灵敏的IT大佬和商业领袖们当然不会轻易放过,纷纷抢过直播间的麦克风。今年端午节期间,联想CEO杨元庆开始在映客平台直播“联想Tech World”发布会,并和粉丝互动。持续5个小时的杨元庆直播,最高吸引在线人数达200万人。杨元庆不仅获得映客CEO奉佑生送出的虚拟游艇大礼,还从“刷屏送礼物”的网友中抽取了幸运网友,送出了联想新发布的手机,成功为映客和联想做了一次活广告。

“今晚8点,本网红在小米直播App邀请了王自如,一起聊聊红米3S和红米3X。欢迎铁粉和亲友团来刷花!”6月17日上午,雷军在多个微信媒体群留言,邀请媒体关注他的现场直播。

不仅商业大佬们看到了直播的品牌宣传推广作用,政府官员也走上镜头,扮起“网红”的角色。6月7日,山东省栖霞市西城镇党委书记徐海勇在陌陌旗下的“哈你直播”当上了主播,为“栖霞市首届大樱桃电商节”做起了宣传。徐书记的直播引发了网友热议。有网友留言称:没想到党委书记也这么时尚。还有网友调侃说:连党委书记都要当网红了,也是蛮拼的。对于此次体验,徐书记表示,感觉既新鲜,又有点紧张;但只要农民能增收,自己愿意当“网红”。

“网红”全面产业化

“89%接受过高等教育”

相比自带话题的商业大佬和政府官员,“造星”也成为直播平台的重要任务。在他们看来,“网红”不仅仅是一种职业,还是泛娱乐时代的一个重要产业。

艾瑞咨询与微博联合发布的《2016网红生态白皮书》显示,“网红”正成为一个产业。当前“网红”的竞争主要集中在颜值、内容、团队和制作能力四个方面,视频、直播和电商则是“网红”经济发展的三大趋势。微博数据显示,在3.6万个“网红”账号中,女性达74%,其中有87.8%的“网红”年龄在17岁至33岁之间,有89%的“网红”接受过高等教育。

“网红”的粉丝中则以男性居多,占比达57.8%。数据还显示,“网红”的分布与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密切关系,北京、上海、广东、江苏和浙江是“网红”分布最多的五个地区。

“我们有着直播界最强的艺人族群,他们有着千万级粉丝的号召力,也有着比肩一线明星的收入能力。”YY娱乐总经理周剑表示,在YY平台上,网络主播艺人集中在85后,女主播比男主播的群体要大,但头部主播、收入排名前列的主播,却是以男性主播占多数。这跟男主播天然具有更强的互动性有关。

“网红的本质还是造星。”微博CEO王高飞表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内容消费越来越碎片化,社交平台成为用户内容消费的最大入口。微博提供了生产内容、积累粉丝和构建个人品牌的平台,成为唯一能诞生全国性“网红”的平台。微博不生产内容,而是帮助“网红”连接粉丝和传播,形成品牌影响力。

“网红”成为“现金牛”

“棒棒糖打赏价值10亿元”

目前直播平台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虚拟道具、广告、游戏分发等三种方式,“网红”和平台也因此成为利益的共同体。

YY娱乐总经理周剑表示,在YY平台上,有不少用户喜欢为自己的账号配置座驾,作为一种身份的象征。去年一年,YY卖出400多万辆虚拟座驾,而2015年国内汽车销量冠军的大众是卖出180多万辆汽车。另外,观众赠送给主播的棒棒糖达到100亿个。

北京晨报记者在粗略计算后发现,在YY平台上,一个棒棒糖价值是0.1Y币,相当于1毛钱。在2015年,仅观众给予主播的打赏收入就价值10亿元。通常,平台会拿走全部收入的50%,剩下的部分由主播和工会按比例分成。这意味着,仅粉丝打赏的收入,至少就有5亿元装进YY的钱包。

不过,在高居不下的带宽成本下,仍有大批直播平台尚未盈利,也不断闪现直播平台倒下的身影。今年3月,作为移动直播鼻祖的美国公司Meerkat正式关闭。该平台在2015年初上线时风景独好,迅速完成巨额融资。但是,在社交平台Twitter收购扶持的Periscope、Facebook大力推广的Facebook Live两大巨头的夹攻下,Meerkat的新用户很快出现负增长,最终被彻底压垮。如果缺乏长期的积累、持续的新用户加入和大牌“网红”的坐镇,再得不到资本的持续支持,这样的直播平台很难在激烈竞争中生存下来。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