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学区调查:实施五年范围未明显扩大

搜狐焦点阳江楼市资讯 2020-05-19 09:46:37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深圳市罗湖区布心小学。福田、龙华、罗湖、南山、盐田、坪山等区相继试点大学区。大学区范围内的学生,可自愿报读学区内多所学校。 北京今年又添西城区实施多校划片,采取随机派位方式入学。一石激起千层浪,北京的多校划片在深圳被称为“大学区”,早在2015年,福田、罗湖、南山、盐田、龙华等5个区开始试水“大学区

深圳市罗湖区布心小学。福田、龙华、罗湖、南山、盐田、坪山等区相继试点大学区。大学区范围内的学生,可自愿报读学区内多所学校。

北京今年又添西城区实施多校划片,采取随机派位方式入学。一石激起千层浪,北京的多校划片在深圳被称为“大学区”,早在2015年,福田、罗湖、南山、盐田、龙华等5个区开始试水“大学区”。与北京不同的是,深圳“大学区”政策的基础是入学积分制度,而非电脑随机派位。

5年过去,深圳“大学区”范围并没有明显扩大。而在解决热点学校、热点片区的学位供需矛盾过程中,深圳教育部门更倾向于“小步慢跑”,以谨慎的态度尝试对热点片区和学校的学区进行“微调”,整合新旧学校对学区进行划分,“共享学区”、“优享学区”、“分享学区”应运而生。

如今,全市共有6个行政区跨进“大学区”的门槛。深圳的大学区到底都在哪里?这些名目众多的学区划分政策有何不同?以大学区为基础的招生政策是否会真的让深圳学位房“凉凉”?到底是电脑派位更公平,还是积分制度更透明?采访中,南都记者发现,大学区的初衷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家长对学区房锁定优质校的预期,也被坊间视为优质教育资源机会公平分配的一种方式。

但也有声音指出,推行大学区等“多校划片”政策还不是眼下的主要任务,深圳教育当下 “患寡”,而非“患不均”。来自各区的调查显示,在大学区之外,深圳同时在推进教育资源均衡化,用集团化办学、建更多高品质学校等方式,不断填平各区以及优质校和普通校之间的差距。

“共享学区”、“优享学区”、“分享学区”应运而生

学位申请季,深圳各区已公布义务教育阶段入学政策。在以单校划片、积分制度为基础的招生政策外,全市有6个行政区推行大学区。这就意味着,一个小区对应多所学校,其房产不再直接挂钩某所学校的学位。因此,原来的学位供应从“一个萝卜一个坑”,变成“一个萝卜N个坑”。同一套学区房,可能分到名校,也可能分到普通学校。

早在2015年,深圳出台《深圳市教育局关于义务教育招生工作的指导意见》,对义务教育招生进行了进一步规范。根据《意见》,深圳从2015年起探索试行大学区招生制度。各区可根据“相对就近、教育均衡程度相当、学校相对集中、九年一贯对口”的要求,结合本区实际情况,积极探索以社区、街道等为片区设置大学区,家长可自愿在学区内为孩子报读2~3所学校,按志愿次序和积分高低依次录取。

随后,福田、龙华、罗湖、南山、盐田等5区相继试点大学区,大学区范围内的学生,可自愿报读学区内多所学校。

2017年,大学区制度缓慢推进,罗湖区新增2个大学区试点,辖区内共有5个大学区。2018年,坪山开始设大学区,至此,全市共有6个行政区跨进“大学区”的门槛。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深圳大学区的范围并没有明显扩大,反而各区教育部门在辖区划出一定范围,推出“共享学区”、“优享学区”、“分享学区”的招生政策,与大学区配套适用。这些看似颇为复杂的“名头”,其本质基本一致:划出2-4所公办学校,共同面向同一片区招生,而且通常把强弱校搭配进行招生。

福田区在2015年将益田村片区,即原福强小学、全海小学、益田小学三所学校招生区域设为大学区,这一范围保持至今。南山区、盐田区、龙华区等3区的大学区范围,与5年前比也无变化。由此可见,教育部门在推行大学区的过程中采取小步慢跑,以谨慎的态度发力“微循环”。

随着深圳快速发展,人口增幅与学位建设不匹配,在学校单校划片无法满足大量生源学位需求的背景下,教育部门开始尝试对热点片区和学校的学区进行“微调”,整合新旧学校的学区划分,“共享学区”、“优享学区”、“分享学区”应运而生。这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分流的目的,更重要的是,避免牵一发而动全身,减少由于招生学区划分带来的重大行政决策调整,也就免除了更多的学位纠纷,不用每年新增一所学校就重新划定一次学区。

“大学区”和“共享学区”之间有些许差异

虽然“大学区”与“共享学区”都是“多校划片”,其实两者有些许差异。

大学区的范围更广,可选择的公办学校数量更多,少则3所,多则8所,按照志愿与积分由高到低派位。共享学区则是将部分学位有余的学校和学位不足的学校“打包在一起”,设置为共享学区,在数量上,每个共享学区里的学校通常是2-4所。简而言之,就是居住在共享学区内的家长,除了可以选择地段内的学校,还可以选择地段外共享学区内的另外一所作为第一志愿。

目前,福田、罗湖、南山、坪山等区的“大学区”和“共享学区”共存。

早在2012年,坪山区开始实行共享学区:学区内有2所公办学校,填报志愿只能选择其中1所。2018年,该区试水“大学区”,学区内公办学校的数量增加至多所,填报志愿时可选择1所、多所或全部公办学校,按平行志愿原则录取。

福田则是从2017年开始,在福田南片区(福田小学、福南小学、南华实验学校小学部3所学校招生区域)试点共享学区招生制度;2020年,福田区实验教育集团梅香学校初中部与梅山中学试点共享学区;福田区实验教育集团梅香学校小学部与梅园小学、梅林小学试点分享学区招生制度。可以说在全市各行政区内,目前只有福田区的“多校划片”形式最多,在部分地段试行大学区、共享学区和分享学区等三种招生制度。

南山区目前有三个小学阶段的共享学区。其中,深中南山创新学校、南山区文理实验学校(集团)科创学校共享学区;南山实验教育集团前海港湾学校、前海港湾小学共享学区;太子湾学校小学部往年学位较为紧张,每年需要分流几百位学生,今年新调整为九年一贯制学校的南山外国语学校(集团)滨海学校小学部,就与太子湾学校小学部在三年内共享学区。

龙岗区则在2019年推出共享学区和优享学区,划出2个共享学区共5所小学(含九年一贯制小学部)进行小一招生,并在每个共享学区内,为每所学校划定1个优享学区。家长可选择所属共享学区内任意一所学校作为第一志愿学校,若第一志愿选择对应的优享学校,可获得2.5分优享加分(优享加分仅在共享学区内有效)。

划优享学区、单享学区加分 鼓励学生就近入学

各区教育部门对于“大学区”的划分原则趋于一致,充分考虑各校的实际条件,在便利学生就近入学的前提下,按照学校办学水平相近和区域统筹的原则进行划定。各区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在大学区政策基础上,增加了优享学区、单享学区的加分政策,鼓励学生就近入学。

龙华区就比较典型,分为大学区和单校划片,在大学区里又有单校划片。龙岗区则在部分学位紧张片区实行“优享学区”,即在现有部分共享学区范围内,根据适龄人数、学校分布、所在社区、学校规模、交通状况等因素,为每所学校再划定一个优享学区。家长可选择共享学区内任意一所学校作为第一志愿学校,若第一志愿选择对应的优享学校,还可额外获得一定优享加分,加分分值依实际情况确定。

综上所述,大学区、共享学区成为深圳“多校划片”的主要方式。作为“配套存在”的“优享学区”,则是鼓励家长在共享学区的选择范围内,让孩子就近入学;“分享学区”仅针对的是特定区域、招生矛盾突出的学校,通过分享周边学位较宽裕的学校学位,确保符合就读条件的适龄孩子能享受到公平的教育。

按照深圳“大学区”推进时间表,其发展趋势是从原特区内的福田、罗湖、南山等老牌教育强区起步,慢慢向人口密集、公办学校学位抢夺激烈的原特区外龙岗、宝安、坪山等公办教育资源紧缺的区域推进。

“共享学区”、“分享学区”、“优享学区”、“单享学区”等这一系列操作,其背景是小一、初一公办学位预警逐年升级,迫使教育部门在多校划片政策上进行更具针对性的调整。辖区内除了既有的大学区,同时还在学位较充足的成熟片区实行共享学区,在学位紧张的学校片区实行分享学区或优享学区。

在多校划片的推进力度上,各区也有快有慢。相比之下,宝安区和坪山在大学区政策上推进速度较快,2018年,宝安区开始实行共享学区、分享学区和单享学区,近两年招生范围已经覆盖全区初一和小一。

坪山区在2020年小一招生设置3个大学区、2个共享学区,初一招生设置3个大学区、3个共享学区。全区大学区、共享学区内学校数量,占全区小一、初一招生学校总数的比例高达84.61%。

罗湖区大学区数量近年有所增加,大学区内学校数量约占全区小一、初一招生公办学校的半壁江山;南山区大学区、共享学区内学校数量,约占全区小一、初一招生学校的11.54%;龙岗区这一比例仅为1.69%。

业界人士:大学区有利有弊

对于部分深圳家长来说,大学区的存在为孩子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读公办学校。小学生家长陈先生表示,家长不用再为学区划分而争抢,大学区划分前,有时学生家与学校一线之隔却要去离家最远的学校上学,划分大学区后,家长可以更自由地选择学校。

陈先生的孩子就在一所大学区招生的学校就读,他表示,对学校来说,大学区招生会让学校招生压力减少。“公办学校的学位真的太紧张了,教育资源不足是最大的硬伤。”作为家长,陈先生说对大学区的建议就是希望再增加学位。

“我觉得大学区的划分有利有弊。”一位实行大学区招生的深圳公办小学校长告诉记者,利在于给家长更多的选择和调剂的机会,家长可以按积分和自己的意愿去分配学位;弊在于大学区的划分会模糊了一些“边界”,让家长对积分与学校的对应度不太好把控。

这位校长进一步解释说,例如,一个学生申请入学的积分为75分,在单一的学区里,该学生家长能按往年经验大致判断孩子能否上这所学校。但大学区的报名是动态的,去年报名大学区A校的人多,必定水涨船高,积分要求就会高;如果今年报名A校的人减少了,A校录取的分数肯定相应会降低一些。“因为动态,所以就增加了不确定因素。”因此,大学区的划分也可能给大学区内学校带来不必要的比较和竞争压力。

到底是电脑派位更公平,还是积分制度更透明?

有教育界人士分析,“多校划片”政策的核心,在于招生方式的改变,即对热点学校“随机派位”。比如北京,实行“多校划片”的初中学校,采取学生填报志愿和随机派位相结合的方式招生。6年内只提供一个学位,相当于深圳的学位锁定政策,降低了学位的流动性,一定程度上能够抑制学区房的短期炒作。

都是多校划片,深圳的大学区招生政策与北京电脑随机派位不同,深圳采取的是入学积分制度,按志愿次序和积分高低,依次录取。积分是刚性和明确的,必然要将户籍、房产纳入其中。到底是电脑派位更公平,还是积分制度更透明,坊间对此争议激烈。

家长赵女士5年前购入福田群星广场一套小户型,就是看中了房产附带的百花小学和深圳实验学校初中部的学位。这两所学校目前依然实施单校划片招生,作为独自带娃在深圳打拼的单身母亲,赵女士很感激这座城市带给她的财富与底气。

在她看来,摇号难以避免有人为操作空间,摇号绝不等于公平、合理。教育部门的职责不是管学位房房价有多高,而是建更多的好学校,配更多的好老师。而且,学位房的关键是生源的不同,重视教育的家长比例更高。这也正是四大名校初中每年私下通过考试选拔好生源的原因。当然,现在被明令禁止,这正是教育部门可以管,也应该好好管管的。

赵女士的看法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深圳网友对于公证抽签或电脑派位的担忧:这两种方式都不如买房积分那样简单透明,如果出现暗箱操作、利益输送,那就违背了教育公平的初衷。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南方中心主任臧敦建: 要想办法改变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状态,才能治本

当坊间纷纷高喊“北京多校划片、电脑摇号,学位房要凉凉”时,深圳房产、教育界人士却有人持另一种观点:深圳的“大学区”能给学区房“降温”,但治标不治本。深圳教育亟待解决的根本性问题是推行多校划片还不是主要任务,深圳教育当下“患寡”,而非“患不均”。

深圳资深地产评论人朱文策认为,大学区有明显的副作用:首先,如果片区内教育资源均衡,扩大学区范围问题不大;但是如果片区内同时存在名校和普通学校,大学区改变了原本的学位对应关系,容易产生社会矛盾。

其次,大学区不一定会把房价降下来,甚至有可能导致原本没有机会就读名校的小区价格上涨,也就是止住了名校学区房的上涨势头,但对捆绑的普通学区房带来一定利好。“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还是要想办法改变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状态,否则这种方法是治标不治本。”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南方中心主任臧敦建也认为,推行“大学区制”,确实能给学区房“降温”,但是它只是换了一种分配学位的方式,对原本教育资源紧张的问题仍然没有起到最根本的作用,还是难以达到“治本”的目的。

“我们要看到背后本质的问题,就是教育资源的不均衡。”臧敦建说,事实上,促进教育资源均衡,可以从更多方面去实施的。他建议,像深圳这样的大城市,应该要实行以市为主的教育管理体制,而不是目前实行以区为主的教育管理体制。“每个区的功能划分并不一样,例如有些人在福田南山上班,在关外居住,在居住地享受公共服务,但纳税是在福田南山,所以也出现了一个现象:关内学位并不像龙岗龙华等关外片区紧张。”臧敦建认为,深圳更适合以市为主的教育管理体制。

另外,臧敦建还建议,为了实质性促进推动义务教育均衡,校长和教师应该要“流动”起来,他们在一所学校教学几年后,应该要“流动”到其他学校,加快义务教育均衡化发展,这在日本、韩国也是非常通行的办法了。

南山区教育局副局长杨珺: 大学区具有生命力,或可借鉴经验实行电脑派位

采访中,“大学区”能够促进教育均衡,防止教育两极分化的作用还是受到认可。南山区教育局副局长杨珺认为,大学区是具有生命力的。今后,大学区的发展不一定仅以“大学区”之名存在,而是可能朝着“特色联盟体”的模式发展,与集团化办学一样,在办学机制改革方面有更多更深入的探索。“未来的大学区划定,不应该仅有学位派位这个浅层功能,还应该让各校在大学区内有类集团化的发展,实现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相互促进。”

考虑到未来大学区内的学校可能存在办学水平分化问题,她认为,今后深圳的大学区内学校学位派发的方式,借鉴其他地区做法实行电脑派位,也是不错的选择。

杨珺同时提到,大学区的划定,如果能促进大学区内学校良性发展,南山区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考虑推进,不过暂时没有具体的推进时间表。

深圳南山区人大代表唐翔宇: “大学区制”是未来必然趋势建议逐步推进

早在几年前,唐翔宇就曾在南山两会期间提交议案,建议实行大学区制改革。议案中提到,南二外海德学校和南二外学府中学学位划分的问题成为热点问题,附近居民多次反映学区划分的不合理,质疑南二外海德学校所辖区域太小,近年来全市各区关于学区划分的争议和诉求也越来越多。

“大学区制是未来必然的趋势,也是解决目前部分学位有争议片区问题的一个出路。”唐翔宇认为,深圳可以在目前大家争议比较大的地区试行“大学区制”,稳妥起见,可以把选择学区原本对应的学校放到第一优先级,新增进来的学区放到次优先级,给新增学区报读周边几所学校增加一些选择和机会。同时,根据现有的积分办法进行录取,然后下一年在试行的基础上进行动态调整,积累经验后再在深圳逐步放开“大学区制”。

唐翔宇表示,“大学区制”不仅对“学区房”炒房有一定抑制作用,同时还能给学校带来动力,积极促进学校发展,从而提升整个片区教育质量。另外,唐翔宇建议,解决学位紧缺问题政府还是要给足教育用地,同时在规划教育用地时,不能只考虑片区的户籍人口,建议按照片区的管理人口,来测算教育需求和规划用地,满足学位需求。

也有教育观察人士指出,无论是大学区还是共享学区,更多是一种片区内学位调剂和学校之间的互助行为。其根源是积分入学制度,因重视户籍和房产,无法避免的保障有产者的利益,对于疯狂的学位房价格,也只是扬汤止沸。

来源:南方都市报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